数据安全法来了!外资投资数据中心业务迎来困难
时间:
2022-07-16 07:32:57

  数据!这曾是多少企业心中的“宝藏”!曾有多少企业为了获得数据,不惜牺牲老百姓隐私,也曾有多少企业通过控制数据,占用社会资源,掀起舆论战。不过,今天,这个所谓的“法宝”可能就要失灵了:当一些企业还在疯狂抢夺数据、疯狂

  近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期待已久的值得欢呼雀跃的法规,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

  法则第一条这样写,为了规范数据处理活动,保障数据安全,促进数据开发利用,保护个人、组织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制定本法。

  法则第二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开展数据处理活动及其安全监管,在境外开展数据处理活动,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公共利益或者公民、组织合法权益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法则第十三条,国家统筹发展和安全,坚持以数据开发利用和产业发展促进数据安全,以数据安全保障数据开发利用和产业发展。

  法则第二十一条,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重要民生、重大公共利益等数据属于国家核心数据,实行更加严格的管理制度。

  数据安全法正式的对于关于国民经济命脉资源的数据进行了重点保护,实行更加严格的管理制度,也是是说,目前正在热火朝天的大搞数据中心的要注意了,那些具有外资背景的要睡不着了!

  1、目前市面上的数据中心,大部分掌握在外资的手中。。且不受任何官方背书!这个非常可怕!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数据增量年均增速超过30%,数据中心规模从2015年的124万家增长到2020年的500万家,而今年的增速更是达到惊人的40%,数以万计的项目都在启动中,不仅有外资,还有北向资金大批量买入。

  今年3月,亚马逊AWS在中国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宣布,2020年其在北京及宁夏区域共推出超过400项新服务和新功能,同比增长35%,2021年,还将继续加速。该公司还正在带动传统行业转型,关注金融、制造、汽车、零售与电商、医疗与生命科学、媒体、教育、游戏、能源与电力等多个领域。

  微软也在2021年3月宣布,任命前高通全球高级副总裁侯阳接替柯睿杰(Alain Crozier),担任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继续加大对中国市场云服务的投入。

  继5月25日特斯拉宣布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实现数据存储本地化后,多家外资车企纷纷紧随其后,宝马、戴姆勒(奔驰母公司)和福特汽车准备或已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存储其汽车在当地产生的数据。

  同时各大外资车企也先后对于建立数据中心进行表态,有些表示已经建立数据中心,有些表示还未建立,有些竟然拒绝讨论如何管理在中国的数据:

  大众汽车方面:目前在华的两家合资公司都有数据中心,同时表示,遵守数据保护规则对于数字化转型至关重要但由于监管环境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现在就对具体细节发表评论还为时过早。

  宝马汽车方面:将在中国运营为中国车队提供的本地数据中心,但没有具体说明何时启动;

  法国雷诺汽车方面:目前还未在中国市场建立数据中心,但随着在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建立本土化数据中心将成为必要条件之一;

  日产汽车和Stellantis集团:将遵守所在市场的规定,但并未透露更多细节。

  不仅如此,还有国内的很多外资持股的包括BAT在内的互联网巨头、AI创业公司都在摩拳擦掌,建立数据中心,将触角深入到中国数字资产领域,威胁到国家战略安全。

  这些正是凤毛麟角,有数据显示,基本上我国90%以上的数据中心都或多或少由外资投资的私企、或者VIE架构的互联网企业控制,而99%的数据中心都会用到外国设备。

  要知道,一般数据中心存储的都是金融和政府数据,完全涉及国家命脉资源,更让人担忧的是这些数据中心存储的数据应用还正向工业互联网加速渗透。

  而工业互联网是国家战略重点,是我国崛起的支点,目前我国制造业占全球总产值的三分之一,那么如此庞大的数据在大批量外资“入侵”之下这是多么的危险啊?

  就拿前段时间频频上热搜的特斯拉来说,它的外摄像头、激光雷达等传感器都会采集我们中国的路况信息、道路周围信息,甚至座舱内的用户表情、使用习惯等个人隐私数据,保守估计,一辆测试车每天产生的数据量可达 10TB。

  还记得那个维权的女孩吗,她为了行车记录数据和特斯拉进行了维权斗争。后来,特斯拉禁不住社会舆论压力,说会建立数据中心,也不知现在建立好了没。

  话又说回来,中国这么多人的行车数据都存在一个外国企业的服务器上,又是否真的安全呢?

  要知道,汽车跟房子一样相当于我们另外的家庭场所,也是比较私密的呢。试想下,你愿意在你家卧室装上摄像头拍摄你们自己吗?你愿意让你们家的数据存储到外国人的数据中心吗?万一数据泄露了怎么办呢?这些都是很大的问题。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兼技术部部长王耀曾说:“目前电动汽车的原始数据的实际控制权现在是在主机厂。当前用户数据和行车数据都会通过车辆的网联模块并通过移动网络传输到车企的数据库进行存储。”

  如此看来,运营者是海量汽车数据的持有者,因此他们也是汽车数据安全管理的主要对象,他们管理是否得当将直接影响我们个人数据的安全,影响个人隐私问题。

  要知道,中国数据中心的客户大部分都是G端和B段,而政府机构和金融机构占据绝大部分,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身份数据,家庭数据以及银行金融消费数据都会不同程度的在各大数据中心存储。

  说直白一点,它的重要性就不亚于掌管了民政和财政的数据的保险箱,试想一下,如果这个东西由外资投资掌握,一旦被泄露甚至被盗用,这将对我国是多大的灾难呢?按照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惯例,在我国,为了保证民生,国家都会把涉及民生大事的重要命脉资源交给国有经济主体控制。例如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业、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中的重要骨干企业、提供重要公共产品的行业、重大基础设施和重要矿产资源行业等。

  这些国有经济他们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先进的技术设备,积聚着我国最先进的生产力,控制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命脉,保障了我们的生命、生活以及财产安全。

  数据中心,作为5G、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快速普及应用后产生的新生资源,正在成为支撑各行业“上云用数赋智”的重要新型基础设施,当然也必将成为新时代关系国民经济战略安全的新的重要命脉资源,容不得外资把控。

  数据中心(IDC)项目一本万利,它最为重要的资产就是机房、设备、知识产权、土地等,而运营资产主要就是牌照。由于有较深“护城河”,所以数据中心项目在资本市场受到青睐与极力追捧。

  早在2013年IDC牌照申请重启之时,境外资本凭借其敏锐的投资嗅觉、前瞻的投资视角和丰富的投资经验,开始关注和布局境内IDC项目。

  如今,伴随着5G基建、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等其他相关新基建板块风起云涌,数据存储需求势将呈现几何倍数增加,将IDC项目再一次推到外资投资的风口浪尖。

  其实,我国对外商投资实施准入管理,我国《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对电信行业(数据中心是电信业务的一部分)的准入仅限于中国入世承诺开放的电信业务,而且要求外商投资增值电信业务的外资股比不超过50% (电子商务、国内多方通信、存储转发类、呼叫中心除外),基础电信业务须由中方控股。

  1)设立代理人:VIE架构模式为了规避这个法律风险问题,大多数外资以协议控制模式进入中国进行投资。协议控制模式中最具有代表的就是这个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以下简称“VIE”)架构。

  境外投资人通过VIE架构模式实现境内代理人作为股东设立境内实体以持有增值电信业务许可。通常,VIE架构下,投资人通常在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及香港等离岸避税区,根据募资、避税、分拆重组及隐蔽性等实际需求考虑,设立一层或多层特殊目的公司(以下简称“SPV”);进而,通过SPV在境内设立一家外商独资企业(以下简称“WFOE”);通过WFOE与一家境内实体签署一系列协议(包括独家合作协议、股权质押协议以及授权委托书等),以实现协议控制IDC持牌公司。

  VIE架构依据《外商投资法》的第二条规定,也是被认定为“外商投资”。VIE架构因其避开外资直接持牌的限制、合理避税、分拆重组便利、隐蔽性等方面优势,被外资熟练的广泛运用在外资限制投资的领域。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BAT互联网企业以及大多数人工智能企业,他们也基本是VIE架构模式。

  另外,第一种VIE架构因为涉及境内外多个公司设立、外汇登记等繁琐流程,期间外国投资者无法通过直接持股向IDC项目提供境内人民币资金支持,进而增加了额外融资成本。所以他们又在协议控制模式的基础上,采用了轻重资产分离模式的一系列骚操作:

  通过对IDC项目资产进行分离配置,将土地、房屋、基础设施设备等对资本占用较高的归入重资产,由外国投资者控制的WFOE持有;将增值电信业务许可、IT设施(数据库系统、机架、服务器、存储等)等有外资限制要求 的归入轻资产,由境内实体持股的IDC持牌公司持有;再通过WFOE与IDC持牌公司签署租赁合同等一系列协议,以实现外国投资者与持有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的境内实体进行合作、开展IDC业务。

  运用轻重资产分离模式较为典型的是全球数据中心龙头企业Equinix与境内IDC服务高鸿股份的合作案例。

  2012年7月,Equinix以2.30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亚洲声音(Asia Tone),获得了遍布香港、上海和新加坡的6座数据中心和灾难恢复中心 ,其中包括在正在上海杨浦区新建的SH5高性能数据中心。目前,Equinix与高鸿股份在上海已有SH2、SH3、SH5、SH6,四个IDC项目合作 。

  2015年《电信业务分类目录》修订之后,增值电信业务项下B11类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中新增了互联网资源协作服务业务(简称“IRCS”),主要应用于开展云计算、云储存、云托管等服务。

  那些有技术的国际云服务商受限于外资无法直接从事增值电信业务,又纷纷通过与境内IDC服务商开展战略合作,占领中国IRCS市场。

  通过此类模式合作的主要有:IBM和Microsoft与世纪互联、Amazon与光环新网和西云数据、Oracle与腾讯云。该模式完全不同于前述两种模式,国际云服务商通过签订一系列协议、出租或者出售云技术,以实现参与IDC业务。

  看到了么,外资基本就是靠这三招轻松搞定投资,涉入我国数据中心等核心业务。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全球大数据应用最为活跃、最具潜力、环境最优的国家之一,外资们都虎视眈眈,纷纷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模式投资我国数据中心基建工程。

  经过多年的准备,他们终于如愿以偿,成为我国数据中心投资建设的新主体,也正在掌握大量的中国数据,并对我国战略安全构成威胁。

  对外资来说,这是重大的危机;但对于我们中国的国企和内资企业来说,这却是一次百年难遇的重大机遇。

  因为,我们国家要建立数据中心,这是国家战略问题,其他的牛鬼蛇神,挡道者,就必须全都老老实实的!

  且看,6月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21年工作计划》。《计划》提出,将持续提升国家中心的数据汇聚、分析、应用能力,推进区域分中心与行业分中心建设。其中,计划在2021年内基本完成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建设,建设一批分中心。

  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8个地区部署国家枢纽节点,纷纷启动实施“东数西算”工程,构建国家算力网络体系。

  此次,国家紧接着出台数据安全法,其实就是为了给国家数据中心建设做好保障,严防数据泄露,严防数据盗取,严防外来侵略者,为我国新时代国家战略安全资源-数据中心的建设戴上紧箍咒。

  此时此刻,央企、国企以及内资企业的机会真的来了,在关键时刻,我们投资人、政府机构都要和他们拧成一股绳,要为国出力,拿出你们的真心,拿出你们的核心技术,一起拼搏吧!

  对于中国来说,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冷静从容,沉着应对一切风险挑战,扫清一切障碍,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大连何氏眼科医院与中国太平保险公司开展合作,将为中国太平保险公司员工及客户提供全生命周期的眼健康...

  有人说,人这辈子定要去看一次辽阔的草原。草原是一个梦想之地,在那个远离尘嚣,辽阔自由的世外桃源,...

  分开干,吃饱饭,哪怕没成功,也当一回饱死鬼!,1978年11月24日,18位安徽凤阳县小岗村村民在包干到户...

  时尚华帝,律动云南!7月13日,华帝2021年新品发布会以厨房音乐会的形式在云南弥勒举行。这次发布会以Cr...

  7月8日,以新捷途 新旅途为主题的捷途汽车品牌之夜活动在京举行。从捷途速度到成为中国新锐SUV品牌代表...

  为热烈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把红色江山世世代代传下去的重要思想,麦田房产董事长缪寿建立足家乡...

  7月19日,全国碳交易市场正式上线三天之后,新加坡金鹰集团与交通银行江苏省分行在南京签署《碳排放权交...

  每逢春节来临之际,宏立城集团为让花果园业主在小区里感受到新春氛围,至1月31日起就安排第三服务公司C...